日期:
欢迎访问!
产品简介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简介 > 正文

冯小刚苦等11年张艺谋拒绝拍摄这10部电影上映太坎坷了!

发布日期: 2021-12-01浏览次数:

  有了这样一个“好兆头”,影片在12月7日宣布定档,国内观众对娄烨和巩俐的合作极为期待

  不幸的是,在首映当天,观众们没有等待电影,而是等待《兰心大剧院》的撤档声明。

  然而市场似乎已经不感冒了,电影的资源早已经出现在网络上。最终这部电影上映第一天就只拿到了400万的票房。现在上映12天,总票房才刚刚2000多万,连成本都无法收回。

  如果时间再往前走,还有很多电影的上映之路是“艰难的”,比如《八佰》和《一秒钟》,这两部电影在因技术原因被暂时从档案馆撤下.

  核心问题是导演的拍摄手法和电影故事中的尺度问题。“全片没有好人”。即使在今天的审美看来,《大鸿米店》还是太前卫了。

  2003年,相关审批政策有了变动,《大鸿米店》终于拿到了公映许可证,片方还组织力量在报纸上、影院外墙宣传预热,并在北京和西安等大城市抢先点映。

  没想到刚刚点映两天,电影局便紧急踩了刹车,给出的原因是片方涉及不当宣传。

  不过这次禁播没有持续太久,15个月后,也就是2004年的6月10日,电影再次在全国上映。

  只不过历经9年,经历2次禁映,电影的盗版碟片已经开始在市面流通,观众的猎奇心也被消耗殆尽。

  最终收获295万人民币的票房,制片方可谓亏了个底儿掉。至此,《大鸿米店》的9年曲折上映史才算完结。

  冯小刚从1993年的时候,就想把刘震云的小说《温故一九四二》拍成电影了。

  冯小刚那时候憋着一股劲,一心想要拍出“中国最好的灾难片”,可怎么都没想到,第一版剧本送审的时候,就被卡住了。

  2004年,拍完《天下无贼》后,冯小刚带着第二版已经修改的剧本,再次送审。

  2011年的时候,经过刘震云的几番修改,《温故一九四二》的第三版“较为平和”的剧本出炉,并递交审查。

  这次审查终于顺利通过了,不过电影局在发放拍摄许可证时,仍然给了5条明确意见,且郑重告诉剧组,遵守这五条意见,是拍摄的前提条件。

  历经11年苦等,两次审查被拒,《温故一九四二》也终于得以成功立项,获得拍摄许可。

  据主演张国立口述,第一个版本成片时长将近200分钟,但最后我们看到公映的版本仅有146分钟,包括神父安西满发疯的镜头等均被删掉,片名也改成了《一九四二》。

  电影上映首日(晚间场)只收获了2600万票房,考虑到其相当豪华的演员阵容,这个数字显然是远远低于预期的。

  票房上的不如意也影响到了出品方华谊的股市行情,第二天开盘后没多久华谊股价就直接跌停,华谊高层面面相觑。

  最终《一九四二》收获票房3.6亿,但考虑到其超过2亿的高额投资,只靠票房很难回本。

  《无人区》剧本暗黑,出类拔萃,宁浩拍《无人区》的时候也灵感迸溅,拍摄速度奇快。

  2009年3月开拍,6月杀青,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所有的拍摄镜头,准备进军当年贺岁档。

  可谁知道,这样一部凝结宁浩灵感和激情的犯罪电影,却迎来了长达四年的被禁命运。

  翻看当时的媒体报道我们可以发现,《无人区》第一版送审时就被卡了,因为全片“没有一个好人”。当年11月,即传出了电影补拍镜头的消息。

  此消息过后,电影没有了音讯,直到2010年,传出电影送审再次没通过的消息。

  为了能最终上映,电影经历了多次重新补拍,对多个角色的最终结局进行了修改,最终上映已经是2013年12月3日。

  即便如此,《无人区》还是拿下了8.3的豆瓣高分,被誉为“最好的国产犯罪片之一”。

  说起《白鹿原》,我们第一反应都是2017年刘进的剧版。其实在这之前,王安全导演还有一版电影版的《白鹿原》。

  早在2004年,西安电影制片厂就曾联系过张艺谋和陈凯歌,希望可以拍摄《白鹿原》的电影版。

  为了拍好《白鹿原》,王安全从2004年起就开始筹备,拍了大概3年时间,还请来了原著陈忠实做编剧。

  影片第一版时长220分钟,最后成片188分钟,在柏林电影节展映后,因为拗口的方言和失控的节奏,口碑滑铁卢。

  2012年在国内上映的时候,因为审查问题,《白鹿原》再被删掉34分钟,总共被删66分钟,电影情节越发稀碎,主题越发模糊。

  最终,史诗《白鹿原》影版以失败告终,豆瓣6.4的评分,让原著党们唏嘘不已。

  影片2012年圣诞节在北美上映后,中国观众就一直等待电影被引进的消息。直到2013年3月,有媒体报道称,《被解救的姜戈》引进工作已接近尾声。

  《被解救的姜戈》于4月11日正式登陆中国院线后,有影迷去看了零点场,发现正片时间确实少了1分钟,部分画面被剪。

  一时间昆汀的影迷欢呼雀跃,高呼《被解救的姜戈》是中国“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引进片”,帮助中国电影审查制度走入了新阶段。

  可好景不长,第二天上午10点,在影院观看电影的观众,突然就被工作人员“请”了出去。

  问及原因,原来是电影局发来了紧急叫停的通知,并且要求各大影院要切实遵守,如果私自组织放映,会给予重罚。

  不过从结果来看,昆汀第二次选择了“服软”,影片于5月12日复映,这一版少了将近5分钟,所有敏感画面尽数删除。

  而充满期待的观众此时已经兴趣索然,在《钢铁侠3》等好莱坞科幻大片的冲击下,《被解救的姜戈》票房惨不忍睹。

  如今52岁的许晴至今风姿绰约,许多观众不知道,她出道后拍的第二部电影,在内地被禁映长达12年。

  电影《狂》改编自现代著名作家李劼人的代表作《死水微澜》,影片在1991年拍摄,1992年就制作完毕。

  导演凌子风想趁热打铁,准备当年就让影片在内地上映,可送审样片寄出后,却杳无音信。

  首先,《狂》讲了一段以出轨为基础的畸形恋,这样的电影,在内地的电影市场,多半是无法正常上映的。

  其次,《狂》整部影片都沉浸在浓重的悲剧色彩中,加之片中有不少破尺度的画面,致使其久久无法审核通过。

  2004年7月中旬,《狂》终于得以登陆内地院线,最终因为镜头删减遭遇口碑滑铁卢。

  来到香港,在1981年初到5月,他将自己的愤懑全部转化成了一部中篇武侠小说:《杀人者唐斩》。

  全片共87分钟,片中有颜值巅峰的关之琳,还有张丰毅、莫少聪,倪大红和张光北等大牌影星。

  钟少雄导演充分领会了原著的精髓,将《杀人者唐斩》拍成了一部cult片,不仅有大量暴力血腥镜头,就连电影的整体氛围也肃杀阴郁。

  电影于1993年9月23日在香港上映,因大量cult镜头,上映两周就被紧急下映,仅收获339万港币。

  就这样,一禁就被禁播十年。之后经过大量删减,87分钟变成78分钟后,才得以登陆内地流媒体平台。

  即便经过删减,有些镜头依旧足以挑战观众的观影极限,不过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部电影的品质还是得到了观众的认可。

  影片早在2016年就立项开拍,3月化名《地狱恋人》,6月就已经杀青并很快制作完毕。

  因为导演身份、题材敏感性以及片中演员等问题,电影样片送审后迟迟没能通过审查。

  2018年的金马国际影展,娄烨的这部片子在台湾引起口碑轰动,得到了无数媒体的追捧。

  很快,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宣布定档4月4日,网友都期待着去影院一探究竟。

  可就在2019年香港国际电影节前夕,主办单位突然宣布原定展映影片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取消放映,电影是否能如期上映就变得扑朔迷离。

  之后,原定于4月1日的首映礼被取消,“遭遇撤档”的声音也开始出现,而这一天距离原定4月4日的正式上映日期仅有三天。

  电影节展映被取消,上映前夕撤档,之后又恢复,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的上映经历就像过山车,不知道看到大银幕的作品,“龙标困难户”娄烨会作何感想呢。

  《秦颂》由葛优、姜文和许晴主演,于1996年7月在北京等5座大城市点映。

  至此,这部古装大片正式谢幕,拷贝被封存,片方被停止一切播放和宣传活动,香港投资方大洋影业被罚50万,西安电影制片厂也被勒令检讨。

  据导演周晓文表示,《秦颂》在1996年9月参加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的时候,就曾在中途被告知要“自愿退赛”。

  有人说是因为片中许晴的大尺度镜头,让电影招致禁映命运,也有人说用秦始皇编故事不合适(《秦颂》故事为虚构)。

  不过无论如何,《秦颂》最终还是得以登陆大银幕,不过恢复放映后,它的风头已大不如前。

  这部影片的导演是彼时的著名作家王朔,而主演则是冯小刚,这是第一部将二人真正联系起来的电影作品。

  1996年,《我是你爸爸》送审,可就在等待审查的时候,片方做了一件“不够成熟”的事——

  但按照电影局规定,任何影片报名参加电影节都需要经过审批,《我是你爸爸》属于“违规参展”。

  最后,这部影片也没能再次出现在大银幕上,而是在2004年更名为《冤家父子》,以DVD的形式在国内市场发行,算是“变相解禁”了。

  其实考虑到儿童等群体的观影,以及中国电影本身的发展,在对电影内容进行严格审查的同时,推出电影分级制度或许也是一种思路。

  在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的当下,为电影工作者营造一个相对开放的表达环境同样也极为重要。

  百花齐放需要阳光雨露和肥沃的土壤,百家争鸣需要开放的思想和兼容并包的生态。